首页 > 旅游 > 濯水古镇 > 正文

濯水古镇,遇见了昨日光阴的繁华与美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8-10 16:20:56

 朋友徐总说,北纬30度很美,一起走渝东南吧,于是,我们在春天里走进了北纬30度之濯水古镇濯水古镇兴起于唐代,兴盛于宋朝,明清以后逐渐衰落,是渝东南地区最富盛名的古镇之一。

图文/朱文鑫

从没有见过如此之安静的古镇,古镇的牌楼雕刻精美,走过牌楼就进入了古镇,只见民居之间有精美壁画的封火墙,窗花是精美的木雕,磉墩上有精湛的石刻,走在街上,犹如置身于一个多元民族文化的殿堂。

图文/朱文鑫

古镇街道两旁的商号、民居、会馆、学堂均为木质结构,有的是吊脚楼,有的是四合院,有的是撮箕口,错落有致,别有风韵。

图文/朱文鑫

图文/朱文鑫

濯水古镇街道中段立着一块1米多高,宽约50公分的石碑。石碑立于黔江濯水古镇道德碑是濯水古镇之魂 。为清光绪十四年(公元1888年)竖立,距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石碑阴刻着“天理良心”4个大字。据介绍,此石碑是武陵地区极为少见的“道德碑”。以警示古镇商贾,经商、为人、处世之道在于“天理良心”。因此,这里的人们至今保持淳朴的民风。

图文/朱文鑫

生活的日常处处可见。古街上,与许多铜雕,大都反映土家族的生活情景。现存最为完整的建筑是古镇靠河沿建的民居,也就是古镇下街庞大的土家吊脚楼群,濯水古镇建筑实现了土家族吊脚楼与徽派建筑的完美结合,刚中有柔,柔中有刚,刚柔相济,营造出一种独特的建筑风格,古朴而饱含哲理。

图文/朱文鑫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最好时光里,与你最美的相遇。曾经,无数次在梦里,想象着西塘的风情,遥遥相望,终不能抵达。错过西塘,相遇濯水,今天,随浓浓春意的脚步,静静的走进濯水。处处可见安静与安逸,处处都是朴实与朴素。

图文/朱文鑫

沿一条斑驳的石板路,一路采撷小镇古老的气息。古戏楼、美人靠、绣楼、老故居,几乎铺盖了整个小镇,望一眼矗立濯水河边的亭台楼阁,小桥依依,流水潺潺。仰望厚重的城楼,牌楼上四只倒立雄狮石雕,傲然挺立,俯视人来熙往的人群,忠诚的庇佑着这座古老的小镇。濯水是一座未被污染的纯粹的小镇,古朴,沉静。一条小河,蜿蜒的穿城而过,小镇千百年来的积诟,被清清的河水洗涤,还原成一幅古色古香的油画,色彩清丽,典雅,宛如一朵小野花,安静的开在脚下。

图文/朱文鑫

光顺号是濯水古镇七大院中唯一采用两开大门的大院;也是镇上唯一使用三方青砖青瓦墙的大院,临街一面为全木构架,两边封火墙和院后为砖砌;其大门还是镇上唯一的卷斗门。这座大院原本是安徽詹姓商人在镇上的一家客栈。那家徽商,在镇上收桐子榨油制墨。徽商有两个貌美的女儿,在镇上闻名遐迩,几乎成了镇上一个美丽的传说。后来詹姓商人与镇上汪家合作开办钱庄和其它企业,就把这座院子卖给了一个叫俞光顺的当地神医,大院于是才改名叫光顺号。

图文/朱文鑫

三进的院落,古朴而宁静。只有孩子们在做着自己的游戏。

图文/朱文鑫

我走在这古镇里,朴实的镇民,古老的屋墙,仔细观察发现,濯水古镇建筑实现了土家族吊脚楼与徽派建筑的完美结合,刚中有柔,柔中有刚,刚柔相济,“济”出一种独特的建筑风格,古朴而饱含哲理。

图文/朱文鑫

跨进余家大院的门槛,感觉走进另一个时空里,每个历史久远的古镇都有豪门大宅的存在,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个余家宅院里居然深藏了一段中国史册上没有记载的隐秘往事,原来这余姓人家是元朝成吉思汗的后代,朱元璋建立明朝攻入元大都时,为避灭门之祸,后人们散落民间,其中有一支逃到濯水镇上,他们隐姓埋名,经过几百年与汉民族的和谐共处,余家成了当地有名的书香门第,清朝年间,因家族中出了三个进士,五个尚书,余家大院被尊称为“八贤堂”。八贤堂的堂屋,厢房,天井,合院井然有序,安静地走在余家旧院里,不免让人有如梦似幻的错觉,仿佛房间里的那些前朝古人并没化成烟尘远去,仿佛他们还坐在某间屋宇里,时不时地会与我们擦肩而过。

图文/朱文鑫

图文/朱文鑫

我喜欢游走在古镇里,特别能体会沧桑的意味,在我去过的古镇中,常常会看见这样的画面:老人落寞地坐在老屋木门前,眼神空洞而寂静地望向行人。而在濯水,除了有老人们闲坐,还看见年轻的父母和身边的幼子欢喜说笑,感觉濯水的生命是鲜活的,是承前启后的,它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新的容颜,而未被时光淘汰成古旧的博物馆。走在濯水的街巷上,仿佛走进一阕宋词里,那特有的古典韵味让人着迷。马头墙属徽派建筑,外来的移民文化在这里生根发芽,与土家吊脚楼完美融合,形成刚柔相济的建筑风格。马头墙不仅是隔断火灾的风火墙,错落有致的墙头高低起伏,犹如骏马奔腾,寓意古镇生机勃勃,兴旺发达之意。

图文/朱文鑫

走进濯水,就看见了著名的风雨廊桥,这座看似古朴却又崭新的桥梁是亚洲第一长的廊桥,桥长303米,桥身为纯实木打造,是土家族传统工艺的智慧结晶,很多游人纷纷走进桥中,好奇地看着,但他们大多半路返回,我却坚持从头走到尾,慢慢地感受这神奇的风雨桥,廊桥与颐和园的长廊很相似,颐和园长廊纷繁富丽,它的修建是为庇护大清皇室贵族们不受风雨的侵袭,而濯水的风雨桥是庇护当地的黎民百姓,是造福一方的桥梁,廊桥不仅遮风挡雨,还给长途跋涉的民一个休憩的地方。

图文/朱文鑫

年轻的居民悠闲的打着羽毛球,与古老街道形成一种现代与传统的对比。

图文/朱文鑫

谁在夜色里轻轻唱: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小巷深处淡淡飘出邓丽君清丽的歌声,温婉缠绵,缱绻悱恻,仿佛是歌者特别为濯水的宁静、柔美而演绎。每一粒音符就像春天初绽的花蕾撩拨心扉,淡淡馨香,盈满心房,晕染着小镇每一个角落,那一份暖,浅浅忆,深深藏。

图文/朱文鑫

古老的戏台今日犹在。许多百年民居和老宅依旧焕发着他的光辉,濯水的古民居形态多样且保持着当年风貌,这让我惊异,镇上的第一大古建筑”光顺号”原是徽商客栈,后成为当地名老中医的诊所,烟房钱庄和汪氏油号见证了濯水镇在清朝时期商业的繁荣,全国唯一的凉厅式义学讲堂——濯河坝讲堂彰显出濯水重视文化的传统,每一处古老的民居仿佛一本线装的古书,光阴的尘埃飘落、覆盖、沉淀在书册上,那些风云传奇的往事和人世的悲欢离合如天光云影般朦胧浮现,让今人在这些雕梁画栋的民居中触摸到濯水千年厚重的历史,那是窖藏在时间深处的佳酿,让人迷恋,令人陶醉。

图文/朱文鑫

“舒服、太平、安逸”,古镇上的慢生活,让我在春天里遇见了古典光阴的繁华和今朝岁月的美好。濯水,如一位安静的女子,养在深闺人未识。看看水看濯水,兜兜转转,寻寻觅觅。今天,我走出濯水的水画面,却始终走不出小镇这淳厚的古朴情节!